产品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中美钢铁联姻破局

2014-06-19 9:48:22

   如果鞍山钢铁集团(下称“鞍钢”)和美国钢铁发展公司在9月15日签订的《合资公司运营协议》(下称《协议》)有什么象征意义的话,那只能说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爱情”长跑以后,这两家公司终于拿到了“结婚证”。

  根据“协议”,1.68亿美元的投资主要用于双方合作的首座螺纹钢厂,其中鞍钢持股比例为14%,预计将于2012年投产,年产33万吨。双方合作的项目还包括3座螺纹炼厂及1座电工钢厂,厂址均位于美国密西西比州阿默利。

  作为跨国企业的合作,中美这项只有1.68亿美元的合作成果尽管不具有太大的规模,但作为第一次走出国门,在发达国家建厂的举动,却对中国钢铁业的发展产生了投资之外的深远影响。

  小合作大阻挠

  在近几年,美国对螺纹钢的进口量保持在50万吨左右,其中2008年进口87.2万吨,2009年37.5万吨,尽管在今年的3-4月美国已经进口了28万吨,但鞍钢在美国三个项目的螺纹钢的总产能仅仅与其进口水平相差无几,更重要的是,和美国整个钢筋市场相比,鞍钢这一分量也仅仅是美国钢筋市场的0.3%。

  而与中国每年超过5亿吨的钢铁产量相比,这一产量也显得微不足道。

  尽管如此,中美双方钢企的这次纯商业合作却遇到了美国方面的多方干涉。早在今年5月份,鞍钢方面便与美国钢铁发展公司达成了一揽子合作计划,这一计划包括鞍钢向美国钢铁发展公司的新项目投资1.75亿美元,其中鞍钢持股20%。然而这项获得美方密西西比州政府审批的项目在7月份却遭到了50多名美国国会议员的抵制,其中包括国会钢铁联线主席Pete Visclosky,此人在7月初致信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称这一项目“对美国就业及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此人还在信函中称,鞍钢是中国的央企,享受巨额政府补贴,而身为央企的鞍钢对美国钢铁企业直接投资,“将使其接触到事关美国国家基础安全设施项目中的新钢铁生产技术和信息”。

  这一理论受到了美国多位钢企巨头的重视,而他们多在美国国会身居要职,并且早在2009年初,美国Nucor(钮科)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aniel DiMicco就已向奥巴马提出了一个用以提振美国钢铁需求的两年计划,尽管这和我国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相似,但钮科方面一项提议为“购买美国货”的建议,却已经为鞍钢进入美国市场造成了阻力。

  而在这一系列反对声音的基础上,美国政府已经连续对包括钢管、钢索在内的多种钢铁制品征收反补贴、反倾销关税。这意味着美方已经将鞍钢的进入提升为了一场政治事件。

  尽管我国的鞍钢方面对这一事件的解释是:这一投资受美方钢企邀请,并且仅仅是生产普通的螺纹钢,不涉及特种钢等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产品,并且中方在这一项目的持股比例很小。

  对此,美国方面也有报道表示,“这或许完全就是一些人发起的贸易保护主义,他们力图阻止以美国钢铁企业牺牲为代价的中国钢铁业的崛起。”这一报道称,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或阻止中国对美投资有损于中国,但同时也有损于美国经济。

  终于明媒正娶

  今年9月15日,中美双方的这一合作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目前,美国钢铁发展公司已经获得开建首座钢厂所需的环保及其他许可,该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长期原材料供货协议和多年度销售协议已经落实。根据这一《协议》,鞍钢也将成为美国钢铁发展公司董事会成员之一,并提供美国钢铁发展公司技术和设备包的特定部分。

  促成这项《协议》签订的,并非双方“自由恋爱”的成果。9月初,奥巴马公布了初期投资约为5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更新以及扩建计划,这一计划包括美国将在6年内重建24万公里的公路;建设以及维护6400公里的铁路;修复或重建240公里的机场跑道等项目。

  在这一背景下,美方对螺纹钢的需求将超过900万吨,而其产能仅为700万吨,因此螺纹钢的缺口,将对这一经济刺激计划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对于没有完全摆脱金融危机影响的美国来说,鞍钢在美的投产,也将在美国本土创造就业机会,对此,密西西比州政府出于对当地税收和就业率的考量,其支持的力度也成了这一项目的有力催化剂。

  鞍钢总经理张晓刚在签约仪式上也以中方的姿态对此事表态:在美投资建厂是鞍钢加快国际化布局的重要一步。这一项目将充分利用美国经济刺激计划的机遇。当然,通过派员参与合资钢厂的经营和管理,将为提升鞍钢的国际化经营能力做好人才储备。

  尽管在这一《协议》签订以后,美方仍有“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反对声音,但实际上对于钢铁行业的业内人士来说,这一说法显得难以成立。

  据资料显示,美国钢铁发展公司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与美国超过百年历史的钢企相比,该公司仍属于新兴的钢铁企业;此外,该公司在发展初期便已奠定以废钢为原料的生产基调,因此就其冶炼技术而言,未必拥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水平。

  对此,北京首钢发展研究院原副院长戴国庆向时代周报表示,和鞍钢这一大型国企相比,这一项目的签订,美方钢企在这一合作中学习中国冶炼技术的可能性更大。

  戴国庆解释道,在目前全球的钢铁市场中,其冶炼技术最值得学习的仍是日本与德国,美国方面,其钢铁产业主要以钮科的短流程冶炼技术闻名,而其他的美国钢企在生产技术上,并无太多神秘之处,更重要的是,螺纹钢的生产技术并无太多秘密可言。

  而对于美国方面的阻挠,他称在美国的钢铁协会有两个,一个以生产商为主,而另一个以进口商为主,对本次合作发出反对声音的,完全来自生产商方面。“作为美国,他们通常很难对一个事件作出全票通过的姿态。”

鍙嬫儏閾炬帴:    正版彩票网平台   双龙彩票开户   双龙彩票代理   23彩票代理   5亿彩票网